言子风

在下言子风,自娱自乐型文手。
准高一,开学弧长。

关于全职
吃的cp很多,只要没有雷点基本都能接受。
想写原著向,但作品风格像流水账(。

关于lpl
选手韩金/童扬/小虎/姿态/明凯等等。
cp虎君/君明/厂马/锅虎等等很多。可逆可拆
最喜欢的战队是RNG。
曾经的偶像是厂长,知道离队门之后转为半粉半黑,经常玩梗,但是很尊重001号选手。

关于决战平安京。
是个只擅长中单的辣鸡。
上单和打野好像也海星。

是一个很辣鸡的文手,如果各位能喜欢,在下真的感激不尽

0810黄少天生快!


cp黄喻,避雷慎入。年龄是私设。
小学生文笔。伪BE,有摸着良心的HE保证。
最后有一点点肉渣(x

是【烦烦烦烦死了】生贺组作业。

“黄少……你快回G市吧。队长出事了。”

电话中宋晓的声音失去往日的沉稳,带上了一点哭腔。

代替喻文州的黄少天一惊,差点摔了手机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他怎么了?他到底怎么了?”黄少天莫名地感到不安和急躁,“他现在怎么样?宋晓,你把话说完!他怎么样了?”

“黄少……蓝雨就靠你了……”

黄少天的眼神一瞬间失去了焦点,强烈的头晕使他蹲在了地上。

怎么会呢?前两天他赶我来开会,他那时还是好好的啊,以他的反应和应变能力,怎么会轻易出事?为什么我走的时候是一个好端端的人,现在难道……不!

想说的话太多,反而梗在喉咙里。黄少天十几秒后才挤出来几个字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黄少天打开订票软件,选择了最快回G市的航班。他并没有什么整理行李的心情,所以衣服只是被胡乱地塞进了箱子里。

候机厅里,黄少天坐在某个靠近角落的座位,手肘放在大腿上,身子前倾,双手交叠撑着额头。

他忽然坐起来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进入微博,想看看俱乐部是否发出了官方消息。

关注列表的“蓝雨电子竞技俱乐部”九个字明明白白呈现在眼前,黄少天颤抖的手指却无力打开首页。

他想知道真实的情况,却没有面对可能的现实的勇气。

喻文州他太重要了。

不管是对于整个团队,还是仅仅对于他的副队而言,喻文州都是不可缺少的。

飞机上的黄少天睁着眼睛靠在椅背上,泛泛地回想着数年来他与喻文州的点点滴滴。

那么多画面,怎么可能说忘就忘。

青训营里互相开彼此的玩笑,刚出道时对未来的无限期望与向往,输掉比赛时的沮丧与失落,获得冠军时的兴奋和自豪,复盘时的分析、安慰和鼓励,还有……

太多太多了。

黄少天用手覆盖住脸。

还是说,不只是队友,他们的感情,早就无声地超过了队友或者朋友?赛场上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是默契的伙伴,平时两人的相处也是互相信任的最舒服的模式,……

黄少天强迫自己停止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。

他一定不会有事的。

诚然,不管是战术需要还是团队交流,喻文州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可是狡黠如狐狸的他,真的出事了吗?

此刻的喻文州,正趴在俱乐部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的阴暗拐角,等待着自己的副队上钩。

他一边骂着自己的恶作剧过分,一边又以给副队历练的机会为借口进行心理暗示。

喻文州是什么人?比赛里脏套路一个接一个地用,这方面的心理负担早在出道第二年就已经消亡殆尽了。

他扫了一眼手表,想了想最近一班飞机到达的时间,就开始期待黄少天的反应。

挺有意思。

浑浑噩噩的黄少天半梦半醒,被宋晓和徐景熙带回了俱乐部。

熟悉的景象一入眼帘,黄少天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情绪突然产生了剧烈的波动:“我不信!队长心那么脏他不会出事的,不会出事的!你们是不是合起伙来骗我,对不对!我要搜,他一定躲在哪个房间里面!”

被喻文州收买的宋晓和徐景熙两人心里发虚,只得由着他踹开一扇又一扇门。

夏休期的俱乐部,工作人员大多都休假了,黄少天在空荡荡的一楼闹过一番,还是不见喻文州的踪影。

徐景熙尝试着开口。“黄少……”

“别拦我,还有二楼,我要去找!我不信!那不可能!”

宋晓耸了耸肩,递给徐景熙一个眼神。

反正是队长的主意,这不正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嘛。

嗯,我也没想拦他啊。

机会主义者不愿意放弃最后一线希望,拦也拦不住啊。

咚咚咚往二楼跑的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鬼东西的无声交流。

“少天。”

红着眼睛的黄少天在第二段楼梯上回头,意外地见到了笑吟吟的喻文州。

“队长?是我在做梦,还是你们在骗我?你不是……难道是我的幻觉……”

“还有几天你就二十二岁了,我想看看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嘛,你……”

黄少天凭着比喻文州高着两级台阶的站位,伸手扯住喻文州的衬衫领子: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关心你吗,还用得着这样的套路?你知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?喻文州,我警告你,以后再骗……”

“黄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
喻文州脑子一热,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,立刻就后了悔。什么烂时间地点气氛啊,之前打好的草稿也没背出来。

喻文州心虚地进行着不合时宜的复盘,眼睛也不敢看黄少天,只能故意瞟向别处。

嗯,墙上的画好像有点歪……

一个恶狠狠的吻把胡思乱想的喻文州拉回了现实。唇被触碰的一瞬间,喻文州的大脑突然死机了。

他这是……答应了?

一秒之后喻文州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在有点缺氧的情况下,首先做出的决定是回应。

唇舌纠缠之间,黄少天打算把被欺骗的怒火发泄出来。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
喻文州感到下唇一阵刺痛,本能地推开黄少天。“……你怎么咬人啊。”

“喻文州我问你件事,我们现在是情侣了吧?”

刚刚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喻文州大脑还未开始运转,本能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晚上回宿舍收拾你。”黄少天凑近喻文州耳边,眼眶未消的红色显得颇为凶狠。

喻文州深吸一口气,在去外面住宾馆和面对生气的副队之间,没怎么犹豫就选择了后者。

“你给的理由是想检验我的心理承受能力,我可不信。你告诉我,为什么骗我?”黄少天把喻文州按在床上,解开了身下人衬衫的第一粒扣子。

“你在B市耽误时间久了的话,我就不能陪你过今年的生日了。”喻文州处于被动却没有发慌,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。

“还说谎呢,逼着我用别的手段?”

“我……我想看你是不是真的关心我。”

“是为表白作铺垫吧,”黄少天毫不留情地揭穿,见到人躲闪的眼神便知自己猜中了。

“喻文州你这个傻瓜,制定战术的时候精明得要死,怎么这种事情你的观察力这么差啊。你没看出来我也很喜欢你吗?双向暗恋做朋友,这样多捞哦……”

“那你也没先向我表白啊。”

无谓的斗嘴,最终结束在温柔却又热烈的吻里。

甜蜜喻楚,假期逛街

#时间线不存在的,反正他俩都还是现役选手。地点……抱歉,我确实不知道……原著好像提到楚云秀在X市……?
#今天又摸了一个脑洞小甜饼。ooc致歉

夏休期的某个夜晚,喻文州和楚云秀手牵着手走在X市最热闹的步行街。

两个在赛场上吸引无数目光的人,此时把情侣款棒球帽的帽檐故意压低,也没收获多少注意。偶然有忠实粉丝看到他们,在霓虹灯与白炽灯照亮的夜色中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视力,只暗自拍几张照片留到明天与朋友分享。

楚云秀将几绺长发拢至耳后,悄悄偏头瞧一眼喻文州。见过他赛前志在必得地准备,也见过他赛后彬彬有礼的微笑,唯独第一次看到他放下所有戒备后轻松地舒眉。

喻文州打听小吃摊炸鸡排的价格,偷偷地瞥一眼楚云秀。见过她胜利时的得意与自豪,也见过她失利时的不甘与坚韧,唯独第一次发现她源自内心的信任与快乐。

楚云秀停在某个拐角,拽着喻文州的胳膊开口:“我想吃爆汁杏鲍菇。这家炸的特别好吃, 我每次出来逛街,总要来这儿买点儿。”

“依你。”

“我还想去那边的面包店一趟,买些切片吐司和点心,明天就不用为吃什么早餐发愁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对了,东边有家饮品店,你待会儿要陪我去喝。巧克力奶茶挺甜的但是不腻,还有美式咖啡,就是做得太苦,我喜欢加双份的糖……”

两个人站在摊子前闲聊着,看着裹了面糊的杏鲍菇在滚烫的油里翻滚,被漏勺捞出来时由白色变成诱人的金黄。

“大半夜的我还吃这么多,等长胖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啊?”楚云秀看着掏出手机扫码付钱的喻文州,又继续小声念叨,“我将来哪天会不会把你吃穷啊……”

“当然不会了,我的小吃货。你吃多一点,正好卡在我的心里出不来。还有,喻夫人,以我的年薪,你担心第二个问题有点为时过早吧。”喻文州将纸袋和竹签递给楚云秀,补充了一句:“慢点吃,小心烫。”

夏夜的微风中,夹杂着幸福的味道。

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依然是短篇orz
感谢各位看官【鞠躬】

【喻楚】庆功宴

#喻文州×楚云秀,避雷慎入。
#背景是世邀赛后。
#ooc和私设有。在此致歉。
#小学生文笔+迷之脑洞。

中国队出征的时间是夏初,夺冠归来时是初秋。

楚云秀从衣柜里抽出一条裁剪得体大方的白色连衣裙,又随意拽了件外套披上便出了门。

庆功宴上,一身正装的喻文州呷了口果汁,抬眼打量一下楚云秀,故作挑剔地评价道:“这身衣服好是好,可是从外套到鞋子全是同一颜色,层次上会不会有点欠缺呢?”

其实她走动时,裙摆抚过脚踝,也似有一根轻而软的羽毛蹭过了喻文州的心。

这简直是下凡的仙子,衣一白而无半分尘染。

楚云秀轻笑。“我不穿这外套就是了,反正连衣裙单穿也很好看。”

白外套搭在椅背上,喻文州挑了挑眉。

转眼她的肩头多了一件黑色的西服。

“那就多谢喻队长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约是在两人确立恋爱关系之前的小故事(?)

感谢各位看官。

如果打单人tag不妥的话麻烦联系我删除。
萌新一只,请多指教orz